增设收受礼金罪还应该有七个主要意义,收受礼金入罪

导读: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中国礼品网讯】普通人的礼尚往来没有问题,国家工作人员的礼尚往来却不纯粹。在很多受贿案中,有些被查官员将收受礼金辩解为礼尚往来。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官员收受礼金的行为很难够得上受贿罪的入罪门槛。礼与贿的模糊法界,导致很多被查官员降低了刑责惩处,甚至只能用党纪政纪来处分。  礼与贿的模糊法界不厘清,收受礼金就成了逃避受贿入罪的“免罪符”,也损害了司法公正。  好消息来了!据昨日媒体报道,为打击官员变相受贿,正在研讨的刑法修正案(九)已写入收受礼金罪,如果官员收受数额较大的礼金,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利,均涉嫌构成收受礼金罪。  这意味着收礼与受贿都要入罪,两者间没有了可模糊的“灰色空间”。只要官员没有守住底线,不管是收了礼金还是受贿,都逃避不了入罪的刑罚。  这一严肃的法律问题困扰了司法界许久,因而收受礼金入刑,应是众望所归。尤其在反腐走向深入的今天,对形形色色的“老虎”和“苍蝇”是严厉的威慑与棒喝。更深远的意义在于,它将对所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公务行为起到正本清源之效。因而,收受礼金罪,不是为了当前反腐量身定做的补丁,而具有依法矫正官员日常行为的系统性意义。  其实,党纪政纪,早就明确了官员不得收受礼金的相关规定。但是党纪政纪的处分,威慑力较低,而且处分面也不周延,以至于一度形成了收受礼金普遍化的官场庸俗习气。由是可见,党纪政纪国法治官反腐,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法治上。  故,收受礼金罪也弥补了党纪政纪处罚轻而不周延的短板,让各级官员真正顾及收受礼金的成本,对罪与罚有清醒和理性的自我认知,从而达到戒绝收受礼金的心理自律和行为养成。而且,由于收受礼金入罪的门槛较低,这一罪名带来的法治效应,也有助于减少官员受贿犯罪。  收受礼金入罪,从法律界到舆论场,议论良久,这不是单纯的多元表达和权利型博弈,而是严肃的法治命题。某种程度上说,今日腐败之盛行,就在于以往对小额权钱交易的容忍与纵容。法治国家的要义,最根本的要素就是权力和权利——最大限度地约束权力,最大程度地保全权利。  对于官场生态而言,收受礼金几乎就是安之若素的潜规则;而相对的权利方,送礼好办事也已固化为常态化的生活方式。收受礼金入罪,看似是对收受礼金的官员有法可惩,实际上是以法矫正权力与权利异化的庸俗关系,即通过依法规范权力达到权力与权利关系的正常化和博弈均衡。说白了,不收礼金,对权力而言,这应是入门级的常识课,而且是全球皆知的常识。  据悉,全世界至少有92个国家出台了禁止违规收礼的法律法规,有些美国的州立法禁止向公职人员赠送任何礼品,连一杯咖啡也不允许。收受礼金入罪,也是中国接轨世界的法治实践吧。  但是,任何司法实践都基于现实主义,哪怕基于系统性的长远考量,但在表现形式上也只能是堵漏补缺。收受礼金入罪,解决的就是礼与贿模糊不清的法界问题。但收受多少礼金才能入罪,舆论场解读的“收受数额较大”太抽象和笼统了,这有待修法中明确。  当然,好的法制要有好的法治才是释放出真正的法律正义。公众担忧的问题是,收受礼金入罪,能否真正落实到位呢?它会否又成为受贿的开脱借口?这一公众疑虑,还是要靠司法实践来检验。

导读: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增设收受礼金罪,能够较好地弥补我国刑法当前存在的反腐漏洞,将为我国日益强化和深入的反腐败斗争增添利器,让对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的“零容忍”政策真正落地。  【中国礼品网讯】在27日举办的某刑事辩护高峰论坛上,我国著名刑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教授陈兴良透露,刑法修正案(九)拟设置“收受礼金罪”。这一罪名是指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无论是否利用职务之便、无论是否为他人谋取了利益,都可以认定。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增设收受礼金罪,能够较好地弥补我国刑法当前存在的反腐漏洞,将为我国日益强化和深入的反腐败斗争增添利器,让对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的“零容忍”政策真正落地。  礼尚往来是中华民族的重要传统,“来而不往非礼也”已经融入民族性格。显而易见,正常的礼尚往来,是朋友和顺、家庭和睦、邻里团结、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也是一个国家民风淳朴的重要标志。然而,随着经济交往的日益密切,特别是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作为淳朴民风组成部分的“礼尚往来”正在变味,逐渐渗入到党和政府的社会管理之中,成为拉拢腐蚀官员、变相行贿受贿、谋取非法利益的重要手段。  比如,不断见诸媒体的“送礼门”,基本都遵循了相同的方式方法——企业每到逢年过节,必须按照一定的级别和标准给监管本企业的职能部门关键职位上的官员送上现金或购物卡,少则数百元,多则上万元甚至数万元。这已经成为企业经济活动中不得不遵守的潜规则。即使是一定比例的企业这样做,最终集中到监管部门关键岗位上的官员身上,每年“收礼”的数目也并非小数。这无疑极大地腐蚀了干部队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同时也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平等交易规则,冲击正常经济和社会秩序。  令人遗憾的是,我国刑法中规定的受贿罪却不能涵盖上述“礼尚往来”行为。因为按照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要构成受贿罪,或者“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这就决定了以“礼尚往来”名义收受的财物,无论数额多么巨大,都无法入罪处罚,而只能按照违纪行为进行处罚。  毫无疑问,我国现行刑法在受贿罪认定上存在的缺陷和不足,将使党和国家在反腐败斗争中坚持的“零容忍”政策落实遇到很大障碍。从这个意义上讲,增设收受礼金罪,对官员“礼尚往来”入刑,将让反腐败“零容忍”政策更好落地,切实发挥其威力。  其实,增设收受礼金罪还有一个重要意义,那就是,它完全符合全球公认的官员伦理,它让中国的官员伦理回归本位。所有法治国家都专门订有规范官员伦理的法律,其中就包括对官员在公务活动中收受礼金礼品的情形和标准作了严格明确的规定,尤其对上交和留用的标准则更加严明,否则就要被追责,就要丢官罢职,后果极其严重。反观我国现行法律,这是一个明显漏洞。  当然,我们在看到这一举措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应结合过往经验,使立法更加周密和完善,避免出现曾经出现的问题,引发公众质疑。比如如何防止沦为第二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成为贪官脱罪逃避法律制裁的法定通道,是首先要正视的一个问题。

导读:近来,由于三公消费限制,公务礼品产品销量持续走低,大众消费逐渐成为市场购买主力,土特产“礼品”开始回归“商品”本真。  【中国礼品网讯】“中秋”“十一”双节是走亲访友的高峰期,也是各地土特产礼品消费旺季,而今年双节期间,曾经定位于高档礼品市场的洛阳市一家绿色土特产食品公司并未像往年一样开足马力、加大精致礼品产品生产,相反家庭简易包装产品成为生产的重点。  “以前双节我们要提前一个来月全负荷生产礼品产品,今年我们将生产重点调整到了大众消费产品。”公司副总经理李洪亮说。  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土特产,配以精致包装,尽管价格不菲,却一度是逢年过节时人们的送礼上品。一些精明的商家瞄准这一商机,将土特产变成了高档礼品而大获其利。近来,由于三公消费限制,公务礼品产品销量持续走低,大众消费逐渐成为市场购买主力,土特产“礼品”开始回归“商品”本真。  在郑州市内的一家高档健康食品连锁专营店里,记者看到精品礼盒包装产品只占到了店内商品的三成左右,大部分是真空简易包装商品。店内销售人员介绍,中秋前后简易真空家庭装产品销量占到店内商品总销量的七到八成。“现在真空包装的黑麦芽、黑全麦面销量比较好,一般都是自家食用或者年轻人买来送老人的,亲戚朋友间消费更看重实惠,不需要太华丽的包装。而以前卖得比较好的‘五福临门大礼包’、‘金玉满堂礼盒’现在销量都差了很多。”销售人员说。  “简化包装,降低成本,打开大众市场,这是我们企业新的经营方向。”河南华裕黑色作物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宗余说。面对公务礼品市场不断萎缩,公司重新定位于中端消费市场,结合大众需求,调整产品结构,将企业生产重点转向普通消费产品。虽然价格降低,企业单位产品利润下降,但由于产品符合普通百姓需求,大众消费市场被打开,普通产品市场销量较之前成倍增长,企业整体收益不减反增。  褪去豪装,回归食品本真,很多曾定位于高档礼品市场的企业都选择走上“返璞归真”的大众路线。面对公务礼品销量的下滑,河南知名企业好想你枣业也开始由礼品销售为主转型为礼品和自用休闲品共发展,产品类型从过去的商务礼品、家庭礼品向个人休闲、家庭休闲、商务休闲产品升级转型。公司副总经理石聚领介绍,针对市场变化特征,“好想你”对产品进行了全面梳理和优化,将过去的300多个产品优化为103个,未来还将精简至60个优势产品,更加侧重于休闲自用产品的生产研发,打开大众消费市场。“产品精简后,公司的供应链管理更为简单,去年公司在旺季大需求情况下,解决了供需矛盾,精简后的产品竞争力更为明显,目前已经有多个亿元单品。”  在市场的选择下,从豪装“礼品”回归到简单“食品”,弱化了外在附加值,更加突出了商品本身的实用价值,相对于高单价的奢侈礼品而言,在大众市场上得到认可的商品更具有市场的稳定性和竞争力。“对企业而言,产品结构和市场定位的调整对于增强企业活力,适应市场竞争具有重要意义,只有被市场广泛认可的企业才能得到长远发展。”姚宗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