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网友将假期里的喜宴随礼称为,将40亩火龙果销售一罄

导读:2014年10月22-23日,世易科技将在安徽合肥隆重召开“2014第六届紫杉醇360°产业论坛”。邀请行业人士围绕红豆杉发展中的问题展开交流和探讨,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  【中国礼品网讯】红豆杉,又名紫杉,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由于在抗肿瘤方面的突出表现,紫杉醇原料药在国际医药市场上持续热销。因而近年来,红豆杉在市场上的功能、药用和增值价值吸引了大批苗木商和投资商的目光,衍生出红豆杉种植热潮。  东方红豆杉:中国红豆杉第一品牌  然而,从国内种植的红豆杉中提取的10-DAB含量普遍不高,导致紫杉醇原料药生产企业不得不大量采购国外曼地亚红豆杉和欧洲红豆杉,加大了生产的成本。另外,国内对进口红豆杉政策的不明朗,也阻碍了红豆杉产业的健康发展。面对国内外生产技术的巨大差距及国际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国内企业也在积极寻求突破。究竟,国内大面积种植红豆杉的市场出路在哪里?如何改善种植环境提高10-DAB含量?紫杉醇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是什么?国际市场红豆杉皮、枝叶的进出口行情如何?这一系列问题都深深困扰着红豆杉产业的发展与壮大。  2014年10月22-23日,世易科技将在安徽合肥隆重召开“2014第六届紫杉醇360°产业论坛”。邀请国内多家红豆杉种植企业、紫杉醇原料药生产企业、制剂生产企业、贸易公司、设备及辅料供应厂商等业内人士及科研院校、政府相关机构的专家,围绕以上问题展开交流和探讨,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  致力于将全世界的红豆杉品种汇集起来繁育、培养、驯化,打造全球集聚式繁育基地,给需求者提供全球红豆杉一站式采购平台的浙江伊思滕红豆杉生物有限公司,也应邀参与此次论坛。自1997年建立东方红豆杉基地以来,公司至今已有种植基地2000多亩,品种10余个,母本2000多棵,大小树苗5000多万株,已达到年育苗1000余万株的规模和生产能力。  伊思滕红豆杉公司董事长翁洪耿十分钟爱红豆杉这一珍稀树种,他介绍说红豆杉可以二十四小时连续供氧,对于维持室内的自然供氧很有好处。在净化空气的同时,释放有益身体健康的化学物质。现如今,受到越来越多都市白领的喜爱,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我公司欲建设成为一个集规模化种植、养殖,生态旅游、休闲观光、生物制剂提取、保健品开发、工艺品生产、食品加工为一体的东方红豆杉产业园,将红豆杉这一“植物中的大熊猫”传播到更多喜爱它的人群中去。  据了解,本次“2014第六届紫杉醇360°产业论坛”精彩连连,科研教授、政府相关机构的专家、企业负责人,将带来《红豆杉的传统功效及应用价值开发新研究》、
《国内紫杉醇产业现状分析》、《红豆杉栽培技术及产业化现状存在的问题》等多个主题内容的演讲及《红豆杉的进出口法规及审批流程解读》等相关政策解读,共话行业发展明天!对红豆杉感兴趣的朋友不妨于10月22-23日前去“2014第六届紫杉醇360°产业论坛”聆听。  东方红豆杉官网:www.hongdousan.cn
  欢迎关注东方红豆杉官方微信:

导读:在火龙果销售季节,进入罗甸县城城郊,远远就能闻到火龙果的清香。除了香味,那红红火火的颜色能刺激你的味蕾,勾起你的购买欲望。  【中国礼品网讯】在火龙果销售季节,进入罗甸县城城郊,远远就能闻到火龙果的清香。除了香味,那红红火火的颜色能刺激你的味蕾,勾起你的购买欲望。  罗甸县马草村白龙寨的班熙群,就是靠在进城路段摆摊设点,将40亩火龙果销售一罄。班熙群说,采摘下来的火龙果,分级后按照每斤10元、8元、6元的价格进行销售,尽管价位较往年要低一些,但是产量和销量越来越高,6批采下来,10多万元已收入囊中。班熙群的爱人是县机关的工作人员,去年享受县里的号召,“双带”出来搞火龙里种植,将家里40亩的面积扩大到了80亩,两口子精心打理出来的果子个大、口感好,除了坐地销售,专程上门购买的也为数不少。  罗甸火龙果因为呈色和口感好而声名远播,多年来,主要走礼品销售线路,尽管价格在10至15元间居高不下,但市场上却难觅踪影。今年,中央执行八项规定以来,给以往主打礼品线路的农特产品销售带来了严峻挑战。同时,罗甸火龙果挂果面积也在逐年增加,产量越来越高,销售压力越来越大。如何避免“果多伤农”事件发生,成为摆在党委政府面前的头等大事。  今年6月,罗甸县农工局与贵州好东西电子商务公司签订了20万斤火龙果销售合同,通过该公司,将罗甸火龙果销到中国西北市场,合同价每斤5元,实际收购每斤6元。  罗甸县果茶办副主任张永忠介绍,除了电子商务公司的包销,几家合作社、种植企业和种植大户联手将罗甸火龙果销到了重庆、遵义、贵阳等地超市,批发价6至8元,仅这一渠道,每一批可销掉30%,约40万公斤。  此外,一些企业、合作社和大户还通过QQ群、微信群和朋友圈等新媒体台平,将自己的产品在网上热卖。  政府、公司、种植户合力,使罗甸火龙果从以往单一的销售方式转为多渠道销售,每一批次的火龙果采摘下来后,仅一周时间就销售一空。罗甸火龙果成功转变“礼品”身份,真正走向了大众市场,深受老百姓青睐。

导读:从婚恋网站组织的国庆相亲会,到婚庆酒店需要提前半年预约,再到都市白领集体抱怨假期“随礼潮”,国庆假期中的“婚恋经济”已成为中国“黄金周”里的特有现象。  【中国礼品网讯】被迫去相亲,忙着办婚礼,赶场赴喜宴……近年来,在中国年轻人的“长假日程”里,“婚事”议题越发成为节日烦恼。从婚恋网站组织的国庆相亲会,到婚庆酒店需要提前半年预约,再到都市白领集体抱怨假期“随礼潮”,国庆假期中的“婚恋经济”已成为中国“黄金周”里的特有现象。  每逢佳节被催婚:城里相亲大会农村媒人“收费”  “黄金周,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十一假期前夕,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刘黎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感慨。  “海归”、“外企白领”、“北京户口”,刘黎身上有着很多令人羡慕的光鲜标签,但是,忙碌的工作让今年29岁的她还在单身状态。  “工作太忙,交际圈子太窄,高不成低不就,年龄大了只能把婚事寄托于相亲。”刘黎说,今年以来,家人给她安排的相亲饭局不下10场,而这个国庆长假,自己就有三场相亲,父母甚至还给她报了一场集体相亲会。  近年来,在都市“剩男”“剩女”中,由于工作忙碌、假期集中,像刘黎这样“每逢佳节被相亲”的现象已较普遍。  今年国庆前夕,记者在网络搜索引擎中输入“2014十一相亲”,搜索结果中,仅北京一地的国庆集体相亲会就有十余场。为了抓住国庆黄金周的“婚恋商机”,多家婚恋网站推出“万人相亲大会”。  相比于刘黎参加的都市相亲大会,同样是假期相亲,今年28岁的张晴假期相亲要传统得多。老家在安徽农村的张晴已在北京打工五年,近三年来,每逢年节长假,他的假日主题就是回老家相亲。  “农村相亲,就是男孩女孩相约在媒人家里喝喝茶、聊聊天,刚开始挺紧张的,现在一个假期都见上好几个,也就来者不拒了。”张晴说,由于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进城务工,春节和国庆两个长假往往就成了农村相亲的高峰。  “我听说最夸张的一个是,男孩女孩在各自去相亲的路上,双方媒人在村口安排了第三场相亲。”张晴说,因为找对象难,在农村,媒人介绍对象也开始收钱,不论成不成,男女见面了就得给他们钱,“不然哪有这么多热心人”。  黄金周带动婚庆经济:假期婚礼“赶场”  长假里,单身青年有着“被催婚”、“被相亲”的烦恼,一些告别单身的男女则在为自己的婚礼奔忙。近年来,每逢长假,从一席难求的婚宴市场,到业务繁忙的婚庆公司,结婚潮似乎已成了中国“黄金周”经济的又一重要引擎。  “春秋两季都是结婚旺季,以前有五一、十一两个黄金周,可以分流一些,现在只剩国庆长假,年轻人难得有长假,所以也就有了国庆‘扎堆办婚礼’。”  在杭州一家婚庆公司工作的徐寅说,自己的国庆假期注定又要在忙碌中度过,长假7天,他们公司接办了8场婚礼,“十一当天有两场”。  谈到国庆期间的婚礼经济热度,徐寅说,“平时办婚礼,需要提前两三个月预约婚庆公司和酒店,但想要在十一假期办婚礼,至少需要提前半年预约。”  假期婚礼中最忙碌的,最终还要数举办婚礼的新人。  在北京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严明,要在十一期间把自己的婚礼“掰成两半”进行。由于自己老家在山东,妻子老家在四川,为了顾及双方亲友,严明的婚礼需要在两地各举办一场。  “十一前请假在成都办了‘嫁’,十一假期回山东老家办‘娶’,假期回来,北京的朋友估计还要聚聚。”
严明说,因为工作忙碌,平时两个人很难凑在一起休婚假,国庆假期是个难得的时间。  因为“假期难得”,严明的假期婚礼注定身心疲惫。从请假、拼假到抢车票,赶婚期,自己、妻子和双方父母在四川、北京、山东三地奔波……  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出门在外的年轻人,诸如严明这样结婚需要三地办喜酒的现象,已是非常普遍。就如严明所说,路程上的烦恼已经很多,然而,因为地域间的礼节差异,婚礼上事无巨细的结婚礼节,更加让自己的假期身心俱疲。  结婚潮里的“随礼大军”:白领自嘲成“节奴”  单身青年忙着相亲、结婚,催热黄金周里的“婚恋经济”,但是,国庆长假中的“婚恋经济”中还不能忽视另一个群体,他们就是自嘲“每逢佳节被吸金”的节假“随礼族”。  近年来,每逢节假,结婚潮衍生出的“人情支出”常常成为社会热议话题。从九月初到十月初,开学季的升学宴,中秋节的送礼风,国庆节的随礼潮,有网友将此称为“人情月的三连杀”。  今年国庆长假,在北京工作的孙浩夫妇,原本计划乘飞机回浙江老家,但是为了节省开支,两人临时决定坐火车回去。  “省下来一千多块钱,不是为了给父母尽孝心,而是为了人情债。”孙浩说,这个国庆假期,他的两位同学,妻子的一个表弟都要举办婚礼,同学婚礼随礼500元,表弟结婚随礼1000元,省下的交通费都不够抵消份子钱。  虽然,孙浩夫妻两人月收加起来也有一万多元,但是在他们的国庆回家支出中,交通费、婚宴随礼、亲朋礼品,仅此三项就要花去6000多元。  “原来知道自己是‘房奴’、‘车奴’,现在还成了‘节奴’。”孙浩说,即使假期不回家,一些随礼也免不了,“这就是还债,人家当年给你随了,现在你去不了,也得托人带去。”  在网络上,有网友将假期里的喜宴随礼称为“红色炸弹”,并列出诸如“送贺卡”“送彩票”之类的“拆弹妙招”。  但是,在孙浩看来,这样的“妙招”显得不切实际,“现在随礼都是‘随行就市’,别人给了你就不能落下,别人当年给你随了500元,你还人情债的时候就不能少于500元,人情社会中,大家都活在‘被自愿’的状态中。”